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

倡醒神病機 立手法量學 重臟腑辨證 發刺絡新旨——石學敏臨證經驗

作者:石學敏 來源:當代中國針灸臨證精要 點擊:1180次 更新:2019-10-08
  

  石學敏,男,天津西郊人,1938年生。1962年畢業于天津中醫學院,1965年參加衛生部舉辦的針灸研究班,1968?1972年在阿爾及利亞中國醫療隊工作。回國 后,組建天津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針灸科。從原僅有3人的針灸門診,發展到擁有百名針灸醫師、百張床位、千人門診量、10個專科及現代儀器設備的醫教研針灸基地。

  石氏善于把挖掘、整理前人的經驗和自己的臨證體會結合起來,用以發展針灸臨床學術水平和提高臨床療效。故在治療中風、膽絞痛、無脈證等急重病證方面,有較明顯療效。他設計的“醒腦開竅針刺法治療中風”課題,1982年獲天津市政府頒發的科研成果二等獎。他提出的針刺手法量學“四大要素”,1986年被天津市科委評為市級科研成果,并經全國中醫界重大科研成果鑒定委員會審議,評為部級科研成果。他主要的著作和論文有《實用針灸學》、“捻轉補瀉手法在臨床中的應用 及其量學概念”、“醒腦開竅針刺法治療腦梗塞617例臨床觀察”等。現任天津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院長、針灸科主任、主任醫師、教授。



  一、學術特點和醫療專長 


  1.倡導醒神、調神、安神法

  (1)倡用醒神開竅針刺法:二十年來,石氏對“神”的生理、病理、診 斷、治療,從整體觀的角度進行研究,得出四點認識:神之所在:心藏神,腦為元神之府;神之所主:人體一切生命活動的外在表現;神之所病:百病之始,皆本于神;神之所治:凡刺之法,先醒其神。基于這一認識,他提出“竊閉神匿”病 機說,倡用“醒腦開竅”針刺法,并分“大調神”和“小調神”兩種方法。① 大調神:取手厥陰心包經內關和督脈人中二穴,主要用于心神昏瞀,意識喪失之 怔。如中風的脫、閉,驚悸,癔病,癲狂癇,中暑、中毒導致神志昏迷者及久病 不愈的腰腿痛,耳鳴,耳聾,抽搐,瘛瘋等,以“內關、人中”為主穴,輔以隨 證加減。②小調神:取督脈上星、印堂,手厥陰心包經內關三穴,主要用于非 器質性的心悸,痛疼,遺尿及陽萎、遺精等。

  (2)對中風病的新探索:自1972年以來,石氏對中風從三個方面進行探 索。①在病機上,歷代醫家有“正虛邪中”、“外風中襲”、“心火暴張”、“痰濕生熱”、“水不涵木”之見,他據《內經》“主不明,則十二官危”之論,剖析中風病的兩大癥狀一神志障礙和肢體運動功能障礙,認為:中風病的 主要病理機轉是竅閉神匿,神不導氣,致神無所附,肢無所用。②在立法處方上,古醫家對中風病機認識不同,治療上立法各異,有驅風通絡、清熱除痰、平 肝熄風、益氣養血等,選穴配方多遵“治痿獨取陽明”之說,以取陽經俞六為主,以疏通經絡為主。他另辟溪徑,據“竅閉神匿”病機,立“醒神開竅”大法,在治療上,以開竅啟閉,改善元神之府一大腦的生理功能為主,在取穴 上,以陰經俞穴為主。主穴:內關、人中、三陰交。輔穴:極泉、尺澤、委中、 合谷。人中為督脈、手足陽明之會,督脈起于胞中,上行入腦,取之可調督脈,開竅啟閉以健腦醒神。內關為八脈交會之一,通于陰維,屬厥陰心包之絡穴,有養心寧神,疏通氣血之功。三陰交為足太陰、足厥陰、足少陰三經之會,有益腎’ 生髓之效,腎藏精,精生髓,腦為髓海,髓海有余,可促進腦的生理功能的恢復。經微循環、血流變和動物實驗證明:人中、三陰交可明顯促進腦血循環,增加腦灌注量,增強血管彈性。內關穴不僅可改善心臟的功能,使心肌收縮加強, 輸出量增加,而且在改善心臟功能的同時,增加腦灌注量。三穴相伍,可促進腦組織的代謝和修復,改善大腦的生理功能,收到“醒神開竅”之功。其余肢體四穴,為疏通經絡之用。③在手法操作上,由于古代醫家多以“正氣本虛、風邪 外入”解釋中風,以“疏經活絡”、“風取三陽”治療中風,故行針施術多以 “補”法為主。基于中風病“神竅匿閉”病機說和“啟閉開竅”針刺法的確立, 石氏提出行針施術以“瀉”法為主,并經反復實驗對每一穴位的具體操作制定明 確要求。即:先刺雙側內關,直刺1?1.5寸,采用捻轉提插相結合的瀉法,施術 1分鐘。繼刺人中,用雀啄手法,至流淚或眼球周圍充滿淚水為度。三陰交,沿 脛骨后緣進針,針尖向后斜刺與皮膚呈45度角,進針1?1.5寸,采用提插的補法,使患側下肢抽動3次為度。極泉,循經離原穴1寸處進針0 .5?1寸,采用提 插的瀉法,至患側上肢連續抽動3次為度。委中,仰臥位抬腿取穴,進針1?1.5 寸,采用提插的瀉法,以患側下肢抽動3次為度。合谷,針向三間處,采用提插 的瀉法,以患側食指抽動3次為度。

  采用上法對腦梗塞617例和經腦CT診斷為腦出血113例中風患者進行治療, 臨床治愈率分別為67.12%和49.56%,總有效率均為96.46%。

  (3)用調神法治頑固性疼痛:頑固性疼痛,可見于多種疾病,纏綿難愈。石氏據《素問,靈蘭秘典》“主不明,使道閉塞不通”之意,認為:疼痛病機在于各種原因引起的經脈氣血運行不暢,而經脈氣血的流行又與心和神關系密切, 神能導氣,氣暢則道通,通則不痛,“心寂則痛微”。故治以“調神法”,重用 內關、人中理氣調神,“調其神,令氣易行”,能收“以意通經”而鎮痛之效。

  (4)用安神法治小兒遺尿:小兒遺尿,歷代多歸納為腎氣不足、上元虛冷 和脾肺氣虛、攝納無權兩類病機。治療多用培元補腎、健脾益氣,斂肺縮泉諸法。據石氏觀察,精神緊張、過度疲憊是小兒遺尿的主要誘因,其病機亦應屬于 “心神昏瞀,制理無權”,故立法以調節心神為主,重用人中、印堂、百會等健 腦寧心,安神益志之穴,常可獲效。

  (5)用醒神通竅法治耳聾耳鳴:耳聾耳鳴,是中老年人多發病,尤其神經 性耳聾耳鳴,多終生不愈,病之日久可使患者精神恍惚,情緒不定,對本證目前 國內外尚無好的辦法。石氏據《內經》“髓海不足,則腦轉耳鳴”,“腦為之不 滿,耳為之苦鳴”之論,提出耳聾耳鳴的病機為“心神昏瞀、清竅不利”故治宜 健腦聰耳,醒神通竅。臨床重用內關、人中、百會等俞穴醒神開竅,配翳風、聽 宮、聽會聰耳通竅,收到良好療效。

  (6)用安神理氣法治呃逆:呃逆,雖屬輕癥,然持續頻繁發作亦為頑疾。曾有呃逆晝夜持續7?10天患者,采用多種方法治療無效。石氏認為,呃逆病機 關鍵在于胃氣不降,而常以情緒波動,精神刺激為誘因,故尊“制其神,令氣易 行”經旨,取內關、人中為主,配天突、膻中二穴,常收桴鼓之效。

  此外,“醒腦開竅”針刺法還用于癔病的治療,對癔病性失明、失語、幻聽、幻視、抽搐、痙攣、震顫、癱瘓等,往往針后病除。


  2.針刺手法的置學研究

  石氏認為,針灸學屬自然科學范疇,應該有自己明確的科學的量學觀。為探循針刺手法的規范量學,他取基本的手法一一 “埝轉”、“提插”作為對象,對進針方向、針刺深度、留針時間、兩次間隔時間進行研究,經十年努力,獲得可喜成果。

  (1)理論研究:提出捻轉補瀉手法“四大要素”。即:①捻轉補瀉與作 用力方向的關系是:以任、督二脈為中心,左右兩側捻轉時給作用力的方向,向心者為補,離心者為瀉。(即左側作用力方向為順時針,右側為逆時針,其具體操作時加作用力,倒轉時自然退回,這樣的一捻一轉連續不斷,形成捻轉的補法;捻轉瀉法則作用力的方向左右兩側為離心,即左側為逆時針,右側為順時針)任督二脈俞穴,則采用迎隨補瀉、呼吸補瀉或平補平瀉。這一臨床研究,較之古醫家“迎奪左而瀉涼,隨縫右而補暖”,“左轉從子能外乃主陽,右轉從午能內行主陰”及近代“大指向前為補,大指向后為瀉”等論述更加具體化,規范 化。②捻轉補瀉與作用力大小的關系是:捻釋時,小幅度、高頻率,其限度為 1/2轉,其頻率為每分鐘120次以上為補;捻轉‘時,大幅度,低頻率,其限度為一轉以上,頻率在每分鐘50?60次為瀉。此觀點的提出;使古人“捻轉幅度小, 用力輕為補,捻轉幅度大,用力重為瀉”的論述,從宏觀進入到有數據可循的量學范疇。③施行捻轉補瀉手法所持續時間的最佳參數是:每個穴位1?3分鐘。這個參數,是經過對正經365穴,經外50余穴的逐一考察對比提出的。④兩次施術間隔時間的最佳參數為3?6小時:針刺治療后其持續作用時間因病而異,為 找出針刺治療有效作用的蓄積時間,經50余病種的逐一勘測,提出每個穴位在治療不同病種中所持續時間的最佳參數。如針刺人迎穴治療腦血管疾患,施術3分鐘,其腦血流圖改變最為明顯,施術后6小時,其腦供血開始衰減。因此,對此 疾病應該6小時蓄積一次治療。再如針刺治療哮喘,施捻轉補法3分鐘后,肺內哮鳴音逐漸減小,病人癥狀緩解,最佳有效治療作用持續3?4小時,提示4小 時后要再次蓄積治療。

四大要素的提出,為針刺量學的規范化、統一化作了可喜的嘗試。

  (2)臨床實驗:石氏“從疑難重癥中選題,到臨床實踐中檢驗”的研究方法,貫穿于手法量學研究的全過程。現將有關情況概述如下:①改變“椎基底 動脈供血不足”的臨床實驗。對54例經腦電圖、腦血流、微循環檢査診斷為腦動脈硬化反映在基底動脈方面的癥候群,或因頸椎增生壓迫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良者,他取足少陽膽經風池、完骨,足太陽膀胱經天柱三對俞穴,每穴均掩小幅度、高頻率捻轉補法3分鐘,每日治療兩次,患者頭暈、目眩、心煩、失眠等癥狀得到相應緩解,同時在施術過程中用XLJ-II型雙導腦血流圖分別描記拖手法后即刻、2小時、4小時、6小時的枕乳導聯圖形,可見波幅較針刺前增高, 重搏波出現,提示腦供血有改善,血管彈性增加,與臨床癥狀的改善是一致的。②治療“膽石癥”的臨床實驗。對102例經膽囊造影或“B超”診斷為膽囊結石的患者,他取足厥陰肝經太沖,足少陽膽經陽陵泉、日月(右)五個穴位,每 穴施捻轉的瀉法1分鐘,隨著手法的實施,患者自覺右上腹抽動感,特別對泥沙 樣結石,可在針刺3?7次后排石,曾對30例患者做針刺前后膽囊造影攝片觀察,經采用大幅度、:低頻率的捻轉揮法1分鐘后,體位不變,立即攝片,可見膽 囊影象模糊,提示膽囊收縮,繼續施手法3分鐘時拍片,可見膽囊體部一圓形結 石移向膽囊頸部,臨床效驗和物理觀察都有力地證明了采用捻轉瀉法的規范量學 有助于加大膽汁排泄,促進歐狄氏擴約肌擴張,促進膽石排出。③治療“冠 心病”的臨床實驗。對380例經心電圖、心動超聲、心臟監測系統診斷為“冠心病”患者,他取手厥陰心包經內關,手少陰心經都門,足太陽膀胱經心俞、膈 俞,任脈膻中幾個穴位,采用捻轉的補法,施術3分鐘,患者胸悶蹩氣,左肩臂刺痛感相應減輕,隨心電圖機觀察,可見S-T段在原基礎上有所恢復,T波波幅亦有增高,提示冠狀動脈供血和心肌耗氧狀況有改善。

  (3)基礎研究:為證實同一穴位采用不同量學手法是否有差異,他從血液流變學、血脂等方面進行了實驗比較,采用雙盲法,觀察對象為發病10天以內的中風住院病人,主要是缺血性腦血管病急性期,腦血栓形成患者。第一組30例,采用“醒腦開竅針刺法”的規范量學;第二組30例,仍采用“醒腦開竅針刺法” 豬穴,但在操作上用傳統手法。經測定全血粘度、紅細胞壓積、紅細胞電泳、血小板電泳、膽固醇、高密度脂蛋白等七項指標,實驗結果證實:同用“醒腦開 竅”諸穴,規范量學手法與非規范量學手法,在治療前各項指標沒有顯著性差 異,而治療后比較,在血液流變學、血脂七項指標方面,均有極顯著性差異,P〈0.01。實驗結果充分說明,治療效果的好壞,不但與選穴、配方有關而且與手法的差異有很大關系,證實針刺手法量學的提出和規范是十分重要的,印正了手法量學的科學性和實用價值。


  3.經脈、經筋辨證的應用

  (1)腰腿痛(根、干性坐骨神經痛):此病可由脊柱關節疾患誘發,由風寒濕三氣雜至合成,屬痹證。石氏據其病側循腰至臀,抵腘達踝,均發劇痛的主證,辨為太、少二經的經脈發病,其癥狀表現與《靈樞,經脈》足太陽膀胱經 “腰似折,脾不可以曲,靦如結,腦如裂,髀、膝外、足、脛、絕骨、外踝及諸 節皆痛,小指次指不用”和足少陽膽經“足外反熱,是為陽厥”的病候記載完全 相合,故本“經脈所過,主治所及”之旨,法立“疏調太、少經脈,通經止痛”, 方取太、少二經的大腸俞、秩邊、委中、陽陵泉四穴,痛久不愈者加人中。操作 要領:大腸俞,俯臥位,直刺2?2.5寸,用提插的瀉法,令針感向下傳導至足跟部或足趾端。秩邊:俯臥位,直刺3?3.5寸,用提插的瀉法,令針感向下傳導至 足趾端,下肢抽動3次為度。委中,仰臥位,抬腿取穴,令針感向下傳導至足趾端,用提插的瀉法,令下肢抽動3次為度。陽陵泉,針尖向下斜刺,深度2寸, 用提插的瀉法,令針感傳導至足阯端。人中,施雀啄手法,以眼球充滿淚水為度。

  石氏曾收治110例坐骨神經痛患者,其中發病最短的一個月,最長的十八年, 絕大部分繼發于脊柱關節疾患,如增生性脊柱炎,隱性脊柱裂,椎間盤退行性變等。部分為梨狀肌損傷,骶髂關節炎,髖關節炎,腰肌軟組織損傷。采用上法, 臨床治愈率83.6%,總有效率達99%。

  (2)脈痹(無脈證):多為風寒濕邪侵犯經脈,致經脈循行部位失于氣血濡養所致,出現寸口、沖陽、氣街脈微,疼痛,厥冷,無力,久之由經脈及臟 腑,可見心悸、氣短、頭眩、目瞭。石氏辨為此乃手太陰肺經、手少陰心經是動病的“臂厥”證和足陽明胃經是動病的“奸厥”證。故法立“舒經通脈”,方取 手太陰肺經太淵、足陽明胃經人迎為主穴。上肢無脈輔以心、肺經排刺;下肢無脈輔以脾、胃經排刺;頭痛頭暈加風池;視力減弱加睛明、憤竹;心前區痛、胸 悶加心俞。太淵為肺之原,又為脈會,取之以益氣通脈,人迎為足陽明胃經脈氣 所發之處,系陽明、太陽之會,陽明多氣多血,針之以調氣血,通脈絡。心肺脾脅經排刺為疏通經脈氣血,使陽氣外達。取風池祛風疏邪以清頭眩,心俞寬胸益氣,清心安神,睛明疏風瀉火,滋陰明目。操作要領:太淵:直刺,深度匕5寸, 施捻轉補法3分鐘。人迎,直刺1?1.5寸,施埝轉補法3分鐘,令針感沿下齒上 頭,向后背、前胸擴散或觸電感沿肩、上臂直達指端。循經排刺:隔寸一針,深 度1寸,施捻轉補法,令針感循經而行。風池:針尖方向向對側眼球,進針1~2 寸,施捻轉補法3分鐘,令針感達頭頂。心俞:向脊突方向斜刺,深度1?1.5寸, 施捻轉的補法,令針感沿季脅達前胸。睛明:直刺0.3寸,局部酸脹為度。

  石氏曾收治83例無脈證患者,其中上肢無脈,橈動脈搏動消失,肢體血壓為 “0”者79例,同時伴有降主動脈以下受累,股動脈搏動減弱,足背動脈搏動消失 者4例。年齡在21?23歲之間,均伴有頭暈、頭痛、胸悶、肢冷、低熱等癥,采用上法治療,臨床治愈率38.46%好轉率61.53%,總有效率99%。

  (3)面癱(顏面神經麻痹):對于病程較短及病久伴面肌萎縮者,石氏據手、足陽明,手、足太陽在頭面部的循行經路和經筋多居人體表淺部位的循行特點,認為此乃“真中風”之屬,其病理機制為正氣本虛,衛陽不固,藩蘺失守, 風客經筋,至卒口僻,目不合,引頰移口,緩不勝收。病持日久,經筋失養,則 肌肉萎縮。故立“散風活血,疏解經筋”之法,用多穴淺刺和多向透刺,方取陽 白四透(透向頭維、上星、睛明、絲竹空),以疏解額角經筋;取太陽透地倉, 地倉至頰車部排刺以糾正口目喁擗;又緣邪閉日久,血瘀筋脈,致肌肉萎縮,故在太陽、顴髎、頰車三穴采用刺絡療法以去瘀生新,令萎肌復隆。操作要領:諸 穴均用捻轉提插相結合的瀉法,每穴施術1分鐘,刺絡拔罐每次出血量3?5毫升 為度。

  采用上法治療50例面癱患者,病程均在一年以上,伴不同程度的面肌萎縮, 其中,在一個月之內痊愈者47例,平均治愈天數為41天,總有效率達94%。

  (4)便秘:石氏據《靈樞,經脈》“大腸主津所生病”的病候記載,認為:“陽明熱盛,無水行舟,腸失傳導,糟粕滯留”為其主要病機,故法立“疏 調氣機,通腑導滯”,方取手陽明大腸經下合穴上巨虛為主穴,又根據大腸的生 理解剖位置取左側水道、歸來及左水道、左歸來夕外開二寸(暫定外水道、外歸來)為輔穴。操作要領:均按捻轉瀉法的四大要素標準,先刺雙側上巨虛,進針 1?1.5寸,再針腹部水道、歸來、外水道、外歸來四穴,針尖向下內斜刺,深度 2.5?3寸,施捻轉的瀉法1分鐘,留針20分鐘。

  采用上法先后收治250例便秘患者,其中原發為腦血管疾患214例,習慣性便秘15例,胃下垂8例,外傷性截癱7例,腰椎增生性脊柱炎3例,脊髓炎,肌萎縮側索硬化、股骨干骨折各1例,針刺后20分鐘即行排便者占1/3,絕大多數在1小時 左右開始排便,15例習慣性便秘患者行針刺一周后,排便恢復正常,總有效率達 94.6%。


  4.砍刺絡法輔以拔罐法的應用

  石氏秉《內經》“陰陽相得,合而為痹,內溢于經,外溢于絡”辨病機,對氣血疲滯或痰濕瘀阻之證,合古代“絡刺”與“拔罐”兩法為一體,臨床用于治 療哮喘、眉棱骨痛、面頰痛(三叉神經痛)、肩臂痛(臂叢神經痛)、肩周炎等 頑癥固疾多獲捷效。

  絡刺一法,源于《靈樞,官針》,作用特點在于泄“陰陽俱有余”而不傷正氣,關鍵在于掌握出血量。關于絡刺的出血量,《靈樞,血絡論》云:“陰陽俱 有余,雖多出血,而弗能虛”。《醫學源流》又云:“凡血絡有邪者,必盡去之,若血射出而黑,必會變色,見赤為止,否則病必不除而反為害”。均明言血 盡方可邪出。然應用傳統絡刺法為血液自然流出,難求其盡,故思加壓之法,于 病變部位點刺后置罐拔之,這樣醫生可透過玻璃罐直接觀察出血量,達到預定標 準,即行取罐,血盡邪出,故療效速矣。

  甲子孟春出診,患者為一老媼,但見兩手支撐,坐于病榻,面蒼雍腫,目如臥蠶,張口抬肩,鼻翼煽動,喉中哮鳴。自言:罹喘促之疾已三十一載,每于冬 春輒發,遍延醫中髙手,而鮮能根除此恙。石氏認為:哮喘久病,本虛而標實, 應針刺以補肺氣,刺絡以瀉其邪。遂予施治:先取大抒至膈俞七對背俞穴,施毫針刺以捻轉補法1分鐘,再取兩側肺命、膈俞,用三棱針點刺三至五點,見血后 復置玻璃罐用閃火法拔之,每罐出血量達10毫升即行取下。但見施術即刻,患者 呼吸漸漸平穩,20分鐘后,自覺心胸豁然,復聽診,兩肺干、濕啰音亦較前明顯減輕。只經十次治療,即告痊愈,至今未發。二十年間,曾先后收治160例哮喘 患者,其中病程在十五年以上者有78例,合并肺氣腫34例,合并肺感染17例,嗜伊紅細胞高于正常11例。采用針刺與刺絡相結合之法治療,2/3經一次治療癥狀 消失,1/3經20?30次治療癥狀消失,總有效率為95.6%。

  乙丑季冬,病房收一三叉神經痛患者,病程二十五載,曾三次做面神經阻斷術均在兩年后復發。現癥為沿左側額、顴、下頜三區域呈陣發性劇痛,洗漱食水均廢,精神疲怠,面垢身羸,靠支持療法度日,石氏認為:此病系脾胃實熱,郁久化火,循經上炎頭面,經脈氣血瘀阻,不通則痛。立“活血化瘀、通經止痛”之 法,先取太陽透地倉、攢竹,施捻轉的瀉法1分鐘;復取太陽、顴膠、頰車三穴 刺絡拔罐,每罐出血量5毫升為度。施術方畢,患者即告疼勢大減,復經七次治療,患者笑逐顏開:自語為頑痛所累已歷25載,幾不欲生,石氏針到病除,實為 今生之幸。數年來,共治了83例三叉神經痛患者,病程在一年之內的13例,一至三年的35例,三至五年的24例,五年以上的21例,采用針刺與刺絡拔罐相合之法治療,90%以上均在一周內痊愈。

  庚酉仲夏,課間一學生帶其父請石氏救治。但見患者右側面肌頻頻惕動,敘述病情時,由于精神緊張,惕動益頻,乃由十七年前感受風邪發作厥疾,經埋線、藥物注射多法治療,效果不顯,特求根本之治。此乃六淫伏邪閉阻經脈,久而化燥生風。立“活血熄風、通經止痛”之法。石氏當堂示教:先取太陽透地倉,施捻轉的瀉法1分鐘,復于太陽、下關、顴髎三穴刺絡拔罐,每罐出血量5毫升即取下。施術后,痙攣停止,3小時后惕動復發而程度減輕,經20次治療竟根除此疾。近年來,曾收治面肌痙攣患者55例,采用上法,均獲佳效。



  二、醫案選


  例1 :中風(基底節出血)


  孫XX,男,46歲。住院號19795,1986年3月11日初診。


  高血壓病10年,20天前工作后入睡時突覺右側肢體活動不利,語言不清,左偏頭痛,五分鐘后,右側肢體全癱。西醫院腰穿“腦脊液血性”,腦'示“左側基底節出血,破入腦室”。患者精神萎靡不振,呼之能應,言語不清,右側中樞性面癱,肌力“0”級,舌質紅,苔薄白,脈結代。各項檢查:腦血流圖:枕-乳波幅低平。胸部X光片:主動脈型心臟。心電圖示:慢性冠狀動脈供血不足,室性期前收縮。神經系統:右霍夫曼氏征(十),雙側 巴氏征(十)。辨證此因煩勞而致陽氣鴟張,上沖于腦,竅閉神匿,則神志昏瞀,肢體不 用。治以醒腦開竅,疏通經絡。

  處方:內關、人中、三陰交、極泉、尺澤、委中、合谷。

  治療經過:采用醒腦開竅法治療兩個月,患者語言功能、運動功能完全恢復,腦'復 查報告:“血腫吸收”。


  例2 :瘛諛(大舞蹈病)


  王XX,男,59歲。住院號19974,1986年4月15日初診。


  患者平素急躁易怒,一周前勞后著風,遂覺周身酸楚,繼發不自主舞動。左側肢體無間 斷地做粗大不規則的屈曲、伸直、扭轉動作,精神緊張或外力刺激則輻度加大,舌紅,苔薄 黃,脈沉滑。各項檢査:未見異常。辨證為神竅隱匿,肝風肆起。治以醒腦開竅,'潛陽熄 風。

  處方:內關、人中、合谷、太沖、三陰交、太溪。

  治療經過:采用上法治療半個月,右側肢體舞動幅度減少,一個月后不自主運動消失。

  【按】治本證以柔肝息風為常法,然石氏據“神主四肢功能”的學術之見,法立“靡腦 開竅”,方取大調神之主穴內關、人中,小調神之主穴合谷、太沖治之。由于患者年近六旬,肝腎虧虛而取足太陰脾經三陰交、足少鞞腎經太溪二穴滋陰潛陽,使風熄神復而告痊愈。


  例3 :喉痹(假性球麻痹)


  徐XX,女,70歲。住院號12988,1986年4月24日初診。 


  1986年4月4日突發右半身無力,天津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腦'診斷“左丘腦栓塞, 兩天后出現失語,進食飲水發嗆,予鼻飼,轉入我院。患者吞咽障礙,失語,右半身無力。各項檢査:懸壅垂居中,軟腭上提無力,咽反射遲純,舌肌無萎縮,左生理反射遲純,左巴 氏征(十),余未見異常。辨證為元神之府失用,而致喉痹。治以醒神開竅,利咽通痹。

  處方:內關、人中、風池、完骨、天柱、上廉泉。

  治療經過:上法施治三周,患者吞咽功能恢復正常,痊愈出院。

  【按】喉痹主癥為吞咽障礙,一般采用鼻飼供給飲食,但患者多消瘦嚴重。石氏認為:本證可由濕熱、痰濁、陰虛陽亢等致病因素蒙閉清竅,其病機仍為竅閉神匿,導致喉舌 機關不利,故取內關、人中以醒神開竅,取風池、完骨、天柱、上廉泉以利咽通痹。在手法 操作方面:內關、人中同前;其余四穴,石氏特殊要求:風池、完骨、天柱,選32號針,針 尖方向對結喉,深2.5?3寸,施捻轉的補法。上廉泉,針尖方向對舌骨體,深度2?2.5寸, 施檢轉的補法,每穴施術3分鐘,經臨床130例觀察,這一配方和操作對喉痹(假球麻痹)有 很好的治療效果,總有效率97%。


  例4 :脅痛(膽石癥)


  許XX,女,51歲。住院號7979,1974年3月9日初診。


  四個月前因情志不遂誘發右上腹絞痛,服解痙藥緩解。此后疼痛呈陣發性,發作時伴嘔 吐,高熱,背部有沉重感。患者精神倦怠,面黃少澤,右上腹絞痛,嘔吐一次,高熱,舌淡 紅,邊紫暗,脈弦細。各項檢査:體溫:39,6度,墨非氏征^ + ),白細胞22000/mm3,中性89%,血淀粉酶32單位,尿三膽(-),膽襄造影可見八枚圓形結石。辨證為肝膽不舒,濕熱蘊結,瘀久成石。治以疏肝利膽。

  處方:日月(右)、陽陵泉、豐隆、肝俞(右)、膽俞(右)。

  治療經過:上方治療一周,患者自覺癥狀明顯緩解,飲食、體溫正常,大便間斷排出結 石碎塊,一個月后復查膽囊造影未見結石,痊愈出院。

  【按】 膽石證多屬氣滯與濕熱蘊結膽腑,致樞機不利,熱灼膽汁,瘀久成石。石氏采用俞募配穴法:處方取肝、膽二俞和膽募日月為君,以膽經合穴陽陵泉為佐,以達“合治內腑”,并選足陽明胃經絡穴豐隆為使,取其寬腸下氣而收石出痛解之效。


  例5:頭痛(血管性頭痛)


  張XX,男,29歲。住院號18033,1986年4月18日初診。


  素嗜飲酒,日半斤。一周前狂飲八兩,次日突發頭部劇痛,經總醫院做應穿,腦脊液化驗正常,服鎮靜藥無效,來我院求治。患者神清,頭痛呈陣發性,發作時以兩側太陽,耳后完骨及后枕部尤甚,如沖如拔,不可忍受,舌質暗紅,苔黃膩,脈弦緊。各項檢查:眼底 (-),腦血流:額-乳導聯波幅極低,枕-乳導聯波形極不規則。提示丨腦動脈供跑差。辨 證為濕熱相博,上擾清空。治以清熱利濕,通經止痛。

  處方:風池、完骨、天柱、太陽、印堂、三陰交、人中。

  治療經過:上方施治兩次,痛勢基本緩解,一周后頭目清爽,復査腦血流,額-乳、枕- 乳波幅均較前增高。鞏固治療一周,痊愈出院。 

  【按】對此證立法,右氏根據經絡學說,認為疼痛部位乃為手、足少陽和足太陽經脈之 所過,故尊“經脈所過,主治所及”之理,處方取發病之經俞穴風池、完骨、天柱為君,配 人中、印堂以調神,伍三陰交、太陽以清利頭目濕熱,法度精當,劇痛得止。


  例6:扃臂痛(臂叢神經痛)


  蘇X,女,49歲。住院號11170,1985年7月31日初診。


  三年前因勞累誘發右肩臂痛,活動加重,一周前用力擦黑板疼痛加劇,患者右肩臂痛如拔似折,上臂旋轉及外展時疼痛加重,不能作梳頭、脫衣動作,舌質暗紅,苔薄白,脈沉 弦。各項檢查:右上肢外展、前旋、后旋45度受限,臂叢牽拉試驗(十),余未見異常。證屬氣虛血瘀,不通則痛,治以去瘀活血,通經止痛。

  處方:肩翻、臑俞,刺鉻拔罐,每六出血5?10ml/次。肩髁、肩貞、腕骨,針刺用提插的瀉法。

  治療經過:上法治療3次,疼痛消失,至今追訪未復發。

  【按】該患者平素體虛,右臂偏勞,其本為虛;然氣不帥血,至血瘀肩臂,經絡搏痛, 則其標為實。故石氏本“急則治標”之法,合刺絡拔罐與針刺兩法為一體,只經3次治療, 疼痛即告消失。


  例7:慢性結腸炎


  張XX,男,31歲。住院號10462,1981年6月25日初診。


  五年前因屢犯寒涼而患腸疾,間斷發作,近一周左腹痛甚,日便4?7次。患者神疲倦怠,面黃肌瘦,不思飲食,大便水谷不化,間有粘液,舌淡紅、苔薄白而膩,脈緩弱。各項 檢査:便常規化驗為“粘液便”,余未見異常。辨證為寒滯腸腑,中州失運。治以健運中焦。

  處方:聿門、夭樞、關元、水道、脾俞、足三里。

  治療經過:上方治療二周,諸證悉減,日便一次,便常規正常,追訪至今未復發。

  【按】石氏認為本病緣寒邪為患,日久元氣虧伐,腸失固澀,而罹瀉五載。故本《靈樞·經脈》“大腸主津”、“小腸主液”病候,方選手陽明大腸之募天樞、手太陽小腸之募關元為君以通調腸腑,佐脾俞、臟會與足陽明胃之合穴足三里三穴為臣以培補正氣,復以水道為使利小水而實大便,則病告痊愈。


  例8 : 纏腰火丹(帶狀皰疹)


  林XX,女,66歲。住院1月23,1986年3月I8日初診。


  因中風病入院,一天前連吃二餐魚蝦(無變質及異味),次日疹出遍于腰脅。患者右應脅布滿米粒樣大小紅色丘疫,有少量丘疹含膿性分泌物,累累如串,呈帶狀密集排列,觸之 微熱,燒灼刺痛,舌紅苔黃脈弦。各項檢査未見異常。辨證:高梁之變,溢膚發丹。治以清 熱利濕廣去瘀通絡。

  處方:在丘疹聚集處用三棱針點刺微見出血后,用閃火法加拔罐,沿皰疹分布區將罐作 帶狀排列,每一罐令出血5?10ml。 

  治療經過:只經兩次,拔罐十二枚-疹消熱退,商吿痊愈

  【按】患者緣恣食魚腥厚味,脾胃蘊熱,外溢肌膚,發為皰疹。此證謂“陰陽相得,內溢于結,外溢于絡”之候,故石氏取刺絡拔罐療法,使血瀉邪出而愈。



秦文宇  整理 

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捕鱼大师现金版好玩 最新35选7开奖号 一个老彩民的心得 琼崖海南麻将一元群号 捕鱼来了弹头 如何买股票新手入门 弈乐贵州麻将下载 建新股份股票趋势 链接牛牛透视辅助免费 江西11选5任选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