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

穴位敷貼 隔藥灸治——田從豁臨證經驗

作者:田從豁 來源:當代中國針灸臨證精要 點擊:886次 更新:2019-10-18
  

  田從豁,男,遼寧錦州人,生于1927年。1951年畢業于中國醫科大學。1952年到衛生部針灸療法實驗所拜朱璉、高風桐為師。1953年在武漢中南針灸師資培訓班兼職任教。三十余年來一直從事針灸臨床、教學和科研工作。臨床注重針灸、中藥、按摩等多種方法并用。田氏與同道一起研制的“冬病夏治哮喘取得了部級科研成果獎。共發表各種學術論文30余篇,其中有數篇在國外發表。著有《針灸醫學經驗集》和《中國灸法集粹》等書。現任中國中醫研究院笫二臨床研究所研究員,中國針灸學會常務理事、副秘書長。被聘為西班牙針灸學會名譽會員,波蘭針灸學會名譽會員。



  一、學術特點和醫療專長 


  1.倡穴位貼敷

  穴位貼敷是在經絡理論的指導下,對人體穴位給予外用藥物刺激的治療方法。為歷代醫界所重。田氏通過近三十年的臨床實踐和研究,摸索出一定規律。

  (1)穴位敷貼用藥的特點:①必具辛竄開竅、通經活絡之性,如冰片、 廯香、丁香、薄荷、細辛、花椒、白芥子、皂角、姜、蔥、韭、蒜等。②多用味厚力猛、有毒之物,且多生用,如生南星、生半夏、烏頭、甘遂、巴豆、斑蝥、輕粉等。③補藥多用血肉之品,如羊肝、豬腎、鯽魚等。

  田氏體會,熱性藥作用大,效果好,涼性藥次之;攻藥容易生效,補藥次之。

  (2)穴位貼敷的選穴原則及常用穴位:其選穴與針灸選穴原則基本一致。田氏根據古代“上用嚏、中用填、下用坐”的外用藥原則,提出:①上焦病多取膻中、心俞、勞宮等穴;中焦病多取神闕、中脘、章門、期門等;下焦病多取關元、命門、腎俞、浦泉等穴。②五臟六腑之病證,多取與其相應臟腑的俞募穴。③神志病或氣虛下陷的病證,多取百會、大椎、膻中、氣海等穴。④局部炎證、扭挫傷、風濕痹證、痞塊、積聚等證多在局部或鄰近部位取阿是穴。總之,穴位貼敷取穴較少,每次只取1?2穴,常用穴位約40多個,且以胸腹部和腰背部的穴位最為常用。

  (3)穴位貼敷的藥物劑型:有泥劑、浸劑、膏劑、散劑、糊劑、丸劑、藥餅、藥錠等八種。根據病情、病位,因人因時而選用。如用蒜泥貼涌泉穴治療咯血、衄血;用斑蟊浸出液,涂肺俞、膻中六處治療哮喘;還有定喘膏、腰痛散、調經糊、瘧疾餅、痰飲錠等。

  (4)穴位貼敷的應用范圍:此法可用于臨床各科的八十余種病證,常用的約三十種疾病,如關節炎、腱鞘炎、乳腺炎、過敏性鼻炎、瘧疾、支氣管炎、哮喘、咯血、潰瘍病、慢性腸炎、慢性痢疾、高血壓、冠心病、痛經、遺尿等。

  (5)穴位貼敷的注意事項:①貼藥持續的時間要嚴格掌握。刺激性強, 毒性大的藥物,所貼面積應小,時間不宜超過4?6小時,以免發泡面積大或藥物中毒,對兒童更應慎用。②出現藥物過敏的患者,應立即停敷,必要時給予脫敏治療。③孕婦更應慎用刺激性強、毒性大的藥物。④所用藥物不可放置過久,以免失效。需要調敷的藥物,應用多少調制多少,現用現配。⑤面部一般不用發泡藥物,以防出現色素沉著。

  田氏用穴位貼敷療法治療過多種疾病,其中對哮喘病的研治頗有心得。哮喘、支氣管炎是一種多發病,但長期以來缺少有效的防治方法。取遠期療效尤為不易。田氏用貼敷療法對數千例病人進行臨床觀察,在古方基礎上幾易其藥和穴位,研制成了 “冬病夏治消喘膏”,取得了穩定的療效,尤其是遠期療效較好,有預防復發的根治作用。

  消喘膏的藥物制備及其用法:炙白芥子;元胡21g,甘遂、細辛各12g,將上藥共研細末。為一人一年用量。每年夏三伏天使用。每次用1/3藥面,加生姜汁調成稠膏狀(每次用鮮生姜二兩,洗凈浸泡后搞碎,擠出姜汁,分別攤在6塊直徑5cm的細紙或塑料布上,貼在背部肺俞、心俞、膈俞6個穴位上,然后用橡皮膏固定)。一般貼4?6小時。如果局部有燒灼感或疼痛,可以提前取下。如貼后局部有發癢、發熱舒適感,可多貼幾小時待干燥后再揭下。每隔十天貼1 次,即初伏、二伏、三伏各1次,共貼3次。無論緩解期病人或有現癥的病人均可應 用,一般連續貼治三年。本法對身冷背寒,經常吐白稀痰等陽虛偏寒的患者效果 較好;若怕熱,經常吐黃粘痰等熱象明顯者效果較差;若肺部感染有發熱,合并支氣管擴張,經常咯血病人不宜貼治。注意:宜在晴天中午前后貼治為佳,陰雨天貼治效較差。貼藥未取下前,不宜活動太多,以免藥物移動脫落。曾在1976和1977年夏季隨訪用本法治療的1074例患者,其中喘息型支氣管炎785例,有效率79%,顯效率為46%;支氣管哮喘289例,有效率83.7%,顯效率83.1%,其中有59例3?6年未復發,治愈率為23.1%。在臨床實A、G的含量和淋巴細胞轉化率等檢查表明,貼藥后能增強機體非特異性免疫能力;貼藥后血中嗜酸性細胞明顯減少,說明貼藥可降低機體過敏狀態;貼藥后血漿皮質醇顯著提髙,說明貼藥能使丘腦-垂體-腎上腺皮質系統的功能得到改善,從而起到了“冬病夏治”的預防性治療作用。此外穴位貼藥還可能通過剌激穴位,以及藥物的吸收、代謝,對肺部有關的物理、化學感受器產生影響,直接地和反射性地調整了大腦皮質和植物神經 系統的功能,改善了機體的反應性,增強抗病能力,從而達到了防治目的。

  2.妙用灸法

  (1)太乙神針、灸治癃閉:田氏曾于1984年10月在某醫院會診一位63歲的女性癃閉患者。患者視網膜術后,出現尿閉,點滴不出。留置導尿管十二天,已有感染征象。經中西藥以及針灸等多方治療而不效。田氏認為此乃術后血氣閉阻于下,三焦氣機不暢,水道不通所致,故選用古法中溫通,散疲的太乙神針為之治療。第一次選六氣海、水分、神闕、天樞(雙)用6層白布包裹點燃的太乙神針的一端,分別啄雀各個穴位。3次點燃施灸后,患者即有尿意,扶坐便盆,繼續灸治,隨即小便可點滴而下,自覺腹部松動。第二天繼用上法灸治關元、水 道、神闕,仍作三次點燃灸治,灸治后能較順利排尿。只是始排時比較費力,并有排不盡感。繼第三天治療后,即可順利排尿,連續治五天,再未出現排尿障礙。太乙神針是在雷火針的基礎上進一步改動藥物處方發展的。韓貽豐《太乙神針心法》是最早問世的太乙神針專著。它由辛香、散寒、走竄、開竅的藥物和艾絨卷制而成。具有溫通散寒、開竅通關、疏經止痛之效。田氏常將其用于那些頑固的風寒濕痹、瘺證、腹痛、尿閉等。此法操作比較特殊,一種方法是在所灸的穴位上覆蓋10層棉紙或5?7層棉布,再將艾火隔紙或布緊按在穴位上,稍留1? 2秒即可。若火熄滅,可重新點燃,如此反復施灸,每穴按灸10次左右。另一種是將點燃的一端,以7層棉布包裹,緊桉在穴位上,如病人感覺太燙,可將“針”略提起,等熱減再灸,如此反復。如火熄,冷卻,則重新點燃灸之,每穴可按灸 5?7次。

  (2)隔藥餅灸耳會,治療臟器下垂:田氏曾用五倍子與蓖麻籽等量,先將五倍子研細末,再加入蓖麻仁搗成餅,做成直徑此瓜,厚約0.3?0.5cm的藥餅 (每個約重10g)置于百會穴上,用中號艾柱,灸10?20壯,治療子宮下垂或胃下垂,每天1次,5?6次為一療程。田氏用此法治療子宮下垂30例,胃下垂10例,均獲良效。對于子宮下垂,療效更佳。五倍子與蓖麻仁均具有收斂固脫之性,常用于臟器下垂;百會屬督脈穴,有升提陽氣,固脫之效。用灸法溫補督脈,增強藥灸升提之功,故治療臟器下垂收效頗著。本法在操作時,多取坐位。讓病人坐立椅子上,頭稍低。施灸時患者往往有一種似暈非暈的灸療感覺,腦熱,身柱熱以致全身熱,下焦有上提之感。如已有身熱之感即可停灸,不可拘泥于20壯之數。

  (3)線香灸治氣管炎、咽癢咳嗽:對于急性支氣管炎,咽癢咳嗽的患者,田氏常用線香灸天突、風門、肺俞等穴。1?2次即可收效。用線香點燃后,快速按在穴位上進行焠燙的方法。點灸時聽到皮膚表面發出一聲微響聲即可。每穴1次。操作時要求取穴準確、快速按提、點到即離,不要用力太大。如李XX,女,51歲。感冒后引起咳嗽,每聞異味,或氣溫變化即先咽癢而后咳嗽不止。病已十天,屢服藥物而不效。田氏根據其咽癢即咳之癥狀,選用線香灸,第一次灸天突、風門,隔日1次,第二次又點灸大椎、肺俞而治愈。經隨訪未見復發。田氏用此法除治咽癢咳嗽外,也用治哮喘、胃脘痛等證。尤其適宜于體虛、老年患者。

  3.大椎深刺治療破傷風

  1951年抗美援朝期間,田氏用針灸試治了11例破傷風,治愈9人。

  方法:用26號粗針,深刺大椎穴。選好穴后,先直刺破皮進針少許,即臥針40°左右,針尖斜向上方,沿胸第一椎棘突上緣,斜向上緩緩進針2?2.5寸,進針達硬脊膜外面,但不要穿透硬膜,當針下有抵觸感時即停針。刺入后小幅度捻轉(不超過90°),次數大約200?500次,留針一小時或更長,直至抽搐癥狀至角弓反張得以緩解。留針期間每隔5分鐘行針1次。每次發作都可重復用此法刺之。一般2?3次可獲效。有的一次即效,最多針5次。

  4.選穴配方效仿君臣佐使

  田氏體會針灸治療,應在中醫理論指導下,掌握好理、法、方、穴、術五個環節。其中配方選穴是重要一環。配穴選穴應根據經絡臟腑的關系,穴位的性質、功能,結合辨證求經配穴,隨證靈活選用。每次選穴不在于多,而在于精。要做到一穴多用,配穴要嚴謹得當。一組穴位之間也要體現君臣佐使配伍原則。如治月經不調取關元調沖任,安血室謂之君;三陰交補脾胃,資血源謂之臣;血熱者用血海,施瀉法活血調經謂之佐;配支溝用瀉法,清中焦謂之使;血虛者加陰陵泉用補法,健脾胃、益氣血,謂之佐;配曲池,用補法,調血中之氣謂之使。

  還有一些少而精的配穴,其作用相輔相成臨床應用效果頗佳。如肩髃配曲池治一切郁熱氣結,脘悶操煩,呃逆納差等證;通里配足三里治失眠;隱白配三陰交治療崩漏等等。

  要處理好配方選穴的君臣佐使,首先要掌握好辨證求本之法和穴位功能,尤其要注意同類穴位間的細微差異。如同是醒腦開竅之穴,十宣清熱開竅;人中清心回陽而開竅;百會調督益氣而開竅;承漿從陰引陽通關而開竅;勞宮清心醒神而開竅;行間清瀉肝火而開竅;神門清心通關開竅;合谷清心醒腦,通關而開竅;內關、三陰交清陰火,安心神而開竅。掌握穴位特性,才能配方選穴,如同遣方用藥,分清主次輕重。

  5.灸身柱穴治陽虛背寒肢冷

  身柱穴主治痛證,歷代諸書記載多為腰脊強痛、虛勞、喘咳、瘛疚、癲狂、小兒驚癇等證。亦有記載可治身熱者。但鮮有用于治療“陽虛背寒肢冷”者。田氏自1982年以來,曾先后遇到5例非常明顯的背發涼,冷徹心腹,四肢不溫久治不愈的患者,皆用隔姜灸身柱穴,每次10?20壯,每日灸1?2次。均灸身柱穴 1?2周而獲痊愈。如患者嚴某,女性,50歲,科技干部。四年來脊背發涼如敷冰。心中寒戰,四肢發涼并伴有失眠、自汗、納呆等證,經各種方法治療,效果不佳,特從云南來京求治,于1983年11月收住院,單純用上法灸身柱穴1次后,背涼減輕,已無寒戰,5次后背涼消失,共治療10次,諸證亦逐漸好轉,兩周后痊愈出院。

  身柱屬督脈之穴,位居第三胸椎棘突下,居兩肺俞之間。督脈為陽脈之海,總統諸陽;肺俞為肺氣轉輸之所。肺主治節,氣為血帥。身柱為督陽出入之門戶,督陽可以助肺氣,振奮心陽。“陽虛則生內寒”,灸身柱故可振奮督陽,鼓動肺氣,推動血脈,氣充血盈,肢冷可消;能補督脈之病,則諸脈之氣皆充。陽盛則陰消,背寒肢冷可愈。



  二、醫案選


  例1 :咳喘(喘息性支氣管炎、肺氣腫)

  馬XX,女,65歲,農民,1978年7月14日初診。

  咳嗽氣喘30年,患者每到10月至次年4月,咳嗽氣喘發作頻繁,以冬季尤甚。近10年病情加重,曾經中西藥治療,病情時輕時重,未能根治。患者身體消瘦,神疲,語言低微,咳嗽輕微,咯白色泡沫稀痰,量中等,動則氣喘,呼多吸少,畏寒肢冷,心悸,多汗,納差乏力,極易感冒。現病情穩定,舌質淡苔薄白,脈沉細。證屬肺腎兩虛。治以補益肺腎,納氣平喘。

  處方:“冬病夏治消喘膏”穴位貼敷。

  治療經過:依照常法(見前)治療后,第二年七月隨訪咳喘等證均減輕,食欲增加,感冒次數減少,咳喘冬季發作較往年好轉2/3以上,繼續給以穴位貼治。第三年夏季再次隨訪,咳嗽,咳痰消失。氣喘明顯減輕。體力增加,可進行一般體力勞動。第三年仍用前法治療。在1984年8月即開始治療后第六年隨訪,咳喘已不發作,能做一般家務勞動,唯勞累后仍氣短,未再服任何藥物治療。

  【按】此證為肺腎兩虛的哮喘證。治療關鍵在于培補腎肺之氣,增強機體御病之力。用消喘膏在三伏天“冬病夏治”培補肺腎之氣,疏散伏邪。在夏季陽氣易失之時,補益了陽氣,則冬季陽氣衰弱時,機體陽氣不虧,而抗病力增強,感冒減少,咳喘發作次數減少。

  例2 :慢性泄瀉

  李XX,男,47歲,工人,1982年5月10日初診。

  平素不節飲食,饑飽不均,恣食生冷。于1974年前后漸感腹痛并泄瀉,時輕時重。常腹痛隱隱,按之痛減,吃冷食則疼簿加重。每日大便3?6次。時有白色泡沫膚樣便,一般為溏便,有下墜感。面色萎黃不華。近三年來諸證加重,不能進冷食,大便每日4?7次,五更溏瀉,飲食后時有腹痛,以臍周為甚,有時甚為劇烈,痛即有便意。腹脹,時自汗,四肢乏力,體重減輕。舌質淡,舌體胖有齒痕。苔白微厚,脈沉細。曾經大便常規檢査,無異常發現。用多種抗生素治療效不顯。證屬脾胃陽虛,治以溫中健脾,升陽止瀉。

  處方:①天樞、神闕、關元、足三里。②脾俞、腎俞、大腸俞、命門。

  治療經過:除足三里穴用針上加灸外,其余諸穴用中號艾柱隔姜灸,每穴每次5壯,每日治療1次,10天為一療程,療程間隔5天。每次交替使用其中一組穴位。

  經上法治療兩療程,諸癥消失而愈。隨訪一年未見復發。

  【按】腹痛泄瀉八年不愈,脾腎兩虛,元陽虧損,火不暖土,脾失健運,病屬難治。選用艾柱隔姜灸關元、命門二穴,溫補元陽之根,則腎陽得充;補益足三里、天樞則脾陽得振,陽升濕化寒散,水濕健運,而腹痛除,泄瀉得止。溫陽除痼冷,實為灸法之長。



(劉保延、王寅、許培昌、章珍珍 整理)

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幸运农场技巧论坛 云南快乐10分前三遗漏 幸运飞艇单双稳赢图片 中超预备队积分 五分彩为什么要带人赚钱 私募基金配资 上海时时乐彩走势图 藏宝图45612两肖两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