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

五適宜針法及其機理研究——匡培根臨證經驗

作者:匡培根 來源:當代中國針灸臨證精要 點擊:815次 更新:2019-11-06
  

  匡培根,女,江蘇無錫人,1924年生于中醫世家,1949年畢業于國立上海醫學院。自五十年代起即從事針灸臨床,總結出“五適宜刺激法”,共發表有關針刺研究的論著20余篇。曾獲科技成果獎19項,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醫進修學院腦系科主任、教授,全國中華醫學會神經精神科學會理事,中華醫學會北京分會副主任委員。


  一、學術特點和醫療專長

  1.總結“五適宜刺激法”

  匡氏認為按循經取穴原則選取穴位,并結合神經解剖、神經生理、神經病理與臨床癥候選取穴位及運用手法時,均須做到五適宜:即穴位刺激點的選擇要適當;刺激方向及深淺要適中;刺激度要適量;刺激時間要適度;刺激的體位要適合。具體做法如下:

  (1)刺激點的選擇:本“經絡所過,主治所及”之論,按神經點與運動點取穴。例如①小兒麻搏后遺癥:根據主要受損之肌肉、肌群選穴組方(以下肢為 例可參考表1?2及圖1) ②小腦共濟失調:取華佗夾脊穴,從第一胸椎旁開0.5寸起,左右交選,每隔一個棘突取一個穴至第五腰椎,共取穴6~8個,配穴 曲池、環跳與承山。③面癱(周圍性為主):顏面神經總干、上、中、下干以 及顏面表情肌之運動點(口與眼輪匝肌、唇方肌、額肌者為主),每次取3?4 穴,初期以神經點為主,輔以相應的運動點,在顯著好轉后,以運動點為主(見圖2 )。④偏癱:上肢取穴肩髁、曲池與合谷;下肢取六環跳、股神經點、陽陵泉為主;伴內翻下垂足者取腓骨長、短肌的運動點(見圖1)。

  (2)刺激的方向與深度:一般使針體在肌肉內至少存有1?3cm,以利通電時有足夠的接觸面。針刺神經點時,直刺或順神經干走行方向。針刺運動點時,順肌肉走行方向,或根據需要可穿過二塊或二塊以上肌肉。針刺穴位時,頭面部者斜刺;四肢者直刺、深刺,能透穴者則透;軀干者如華佗夾脊穴針尖稍向內成30。角度(向脊柱方向)刺入,進針后遇骨稍退出1?2mm。

  (3)刺激強度:針刺得氣后,即通電,根據不同疾病,分別使用不同頻率的脈沖電流(每秒0.3、1、15、25、75次),一般來說,偏癱與小腦共濟失調 以每秒0.3?1次者為隹,面癱與小兒麻痹后遺癥以每秒25?75次者為佳。電流強度要求:①患者能忍受并感舒適為宜;②能使肌肉及關節呈節律性收縮 (如在治療偏癱與小腦共濟失調時),但在治療面癱或糾正各種畸形時,宜使肌肉呈強直性收縮較好。

  (4)刺激時間:一般為30?60分鐘,但在治療開始階段,可每日治療二次,二次間隔為2 ~ 4小時,在二次通電之間應作功能鍛煉。

  (5)刺激時的體位:為方便針刺,除患者取舒適的體位外,還必須注意將患肢放在有利于麻痹肢體進行功能鍛煉的位置上。在糾正肢體畸形時,如糾正足內、外旋時均宜臥位,糾正足內旋時下肢宜放于外旋位,糾正足外旋時則反之。又如糾正足內翻或足外翻時取坐位,足擺正、踩平為宜(見表1 — 2)。

  在五適宜刺激的基礎上,治療運動障礙必須配合功能鍛煉。功能鍛煉時,必須主動運動與被動運動相結合(每日3?4次,毎次15?60分鐘)。運動量的大小,鍛煉項目,因人而異,因地制宜,逐步加強,但在偏癱患者,必須注意心血管狀態,在心血管功能允許的范圍內鍛煉。

圖片1.png

圖1 下肢肌群取穴圖


圖片2.png

表1 小兒麻痹后遺癥治療刺激點的選擇

圖片3.png

注: 如同時刺激二組肌肉,則可每組取一穴,但糾正足畸形,兩電極必須接在機能相同的一組刺激點 上。如小腿之前側、外側及后側三組肌群全部受到嚴重損害,可取脛神經點、殷門、委中及陽陵泉。如整個下肢有嚴重損害,則可取股神經點與坐骨神經點,并與腰部俞穴輪流,總之選穴與組合要少而精。此外, 通電治療時,輔穴也要選擇使用。

表2 常見畸形足治療的選用與組合

圖片4.png

  用以上方法治療,一般需要1~4療程,每療程10?12次(每日1次),休針3?5日,可重復進行。經統計前述四種病的治療效果是較為滿意的。如小兒麻痹后遺癥551例(病程3月?58年,以10?14年為最多),顯效以上44.1%,好轉39.9%,有效率達845%。用體針者55例,顯效以上29%,好轉41.8%有效率 70.8%。知熱感測定法治療25例,僅28.5%好轉。小腦共濟失調20例(病程2月?14年)顯效以上50%,好轉15%,有效率達65%。周圍性面癱100例〔病程均在3月以內),平均21天,基本治愈80%,顯效5%,好轉8%,有效率為93%。用體針者40例,基本治愈70%,顯效5%,好轉10%,有效率為85%。偏癱25例,(病程均在3月以內,平均2.6天,均意識清楚,但不能獨自行走)經1次治療 就有36%患者能獨自行走,7次后76%患者能獨自行走。而使用常規手法針刺在第1次及第7次治療后,分別僅有4%及39%能獨自行走。

附:療效標準(經過1?4個療程治療): 

  (1)脊髓前灰白質炎

  基本治愈:①凡跋行、易跌倒者一經治療可遠行,行走不跌倒,甚至能跑能跳者。②凡扶行(扶腿或扶拐)者一一經治療可不扶腿或扶拐,并能遠行。

  顯著好轉:①凡跛行、跌倒者一經治療可遠行,跌倒減少。②凡扶行 者一經治療可不扶行但不能遠行。

  好轉: ①凡跛行、跌倒者一經治療,肌力略有增加。②凡扶行者一經治療,仍扶行但比前走得遠。

  無效: 未達到上述標準者,及包括未滿1?4療程而終止治療者。

  (2)面癱

  基本治愈與痊愈:①功能完全恢復正常。②靜止時、微笑時、大笑時雖仔細觀察也不能發現面部有不正常(痊愈)。③靜止時完全正常,微笑及大笑 時略見鼻唇溝稍平(基本痊愈)。

  顯著好轉:①功能大部分恢復,不影響日常生活。②靜止時顯示面部正 常,但笑時口角歪向健側。

  好轉:①功能部分恢復。②靜止時顯示面部不正常,但與治療前比較有明顯進步。

  無效:未達到上述標準者。

  (3)小腦共濟失調綜合征:

  痊愈:完全正常無任何陽性小腦系統體征。

  顯著好轉:①不能坐或坐不穩者一經治療能作短距離行走。②不能拿 匙吃飯者經治療能拿匙或拿筷吃飯。③行走不穩者一經治療比前行走更 遠更穩。凡符合上述三條中之一條者均屬顯著好轉。

  好轉:①不能坐或坐不穩者一一經治療能坐穩,并能做短距離扶行。② 不能拿匙吃飯者一經治療能拿匙吃飯,但仍需稍加幫助。③行走不穩者一 經治療在室內行走比前遠。

  無效:未達上述標準者。

  2.結合臨床研究針刺機理

  (1)耳針治療頭痛的臨床療效與耳穴導電量的變化:頭痛時,耳廓導電量能否反映其變化,以及主要在耳穴頭區中哪些穴位反映出來?為了提供耳針治療時之參考指標及是否可以通過耳廓導電量的變化,來判斷頭痛及其程度,以利治療。根據這一設想,匡氏利用經絡探測儀測定了42例神經衰弱的頭痛患者,發現 頭痛時耳廓頭區之枕、額、頦顯示痛點〔以枕、額為著),并伴有導電量的變化,頭痛程度翕重者,導電量愈髙,其平均值與對照組比較有非常顯著的差異。故對此類患者進行耳針治療時,可選用上述穴位,其導電量的變化可供判斷頭痛 (尤其是重度頭痛者)及其程度的客觀指標,以100微安作為正常界限值,測定結果,重度頭痛者的準確性可達95%。

  在這基礎上,匡氏又進一步觀察了針刺耳廓頭區痛點(經六)治療頭痛的臨 床效果與導電量變化的關系。其方法及效果如下:①用經絡探測儀找到痛點進針,針刺處感覺痛、熱、脹、麻等;②如用螺旋狀耳針,進針后用橡皮膠布封住,以免耳針脫落。留針2?4日。在留針時,若出現頭痛,囑患者自行按壓之。

  2次埋針間休息1?2日。③若用毫針,進針深度為1?2011X1,不貫穿耳 廓,留針30分鐘,每5?10分鐘捻轉1次,每日治療1次。在末次治療去針后之次曰評定療效。臨床療效分為三級:即消失、減輕、無變化。結果,42例頭痛患者中,重度與中度患者中頭痛消失者分別為474^及68^,減輕者分別為68.4^ 及31.6^,輕度者100“消失。總消失率為64.3^,減輕率為35.7^。若以耳穴導電量為客觀指標,對耳針治療前行預測試驗,不同療效的頭痛患者其治療后的平均導電量均比治療前低,且頭痛消失組治療前的導電量比頭痛減輕組低,這也 說明療效與治療前導電量數值的大小有一定關系。故耳穴導電量不僅可反映頭痛 程度與療效,且在治療前可作為預測耳針效應的客觀指標,從而有利于研究及提 高中西醫治療頭痛的療效,并且耳穴導電量的測定有可能成為研究個體特異性方法之一。

  (2)神經衰弱與原穴皮膚電阻:內臟有病能使相應經絡發生變化,且其變 化可在相應經絡之原穴反映出來。匡氏對83名神經衰弱患者進行了治療前、中、 后原穴的皮膚電阻測定,藉以觀察神經衰弱和經絡的關系,結果,83名神經衰弱 患者中原穴有變化的病經有236條,平均每人2.84條,治療中,共有59條,平均 每人0.71條;治療后只有43條未能恢復,平均每人0.51條。即通過24日治療包括循經治療,恢復193條,恢復率為81.75^。在236條病經中,其中以腎、三焦、 肝、膽四經呈現病經為最多見。腎病癥候可表現為精神不振、健忘、頭暈、耳鳴、眼花、腰酸、腿軟、無力、食欲減退等。肝陽偏亢的病人多急矂、易怒、眩暈、頭痛、失眠;肝陰不足可見頭痛、頭暈、耳鳴、視物模糊。膽虛可產生頭 暈.欲嘔、易驚少寐;膽實可見目眩、耳鳴、頭暈、胸滿脅痛、口苦、嘔吐苦水、易怒、寐少夢多。三焦,總領五臟六腑、營衛經絡,內外左右上下之氣。三焦功能正常與否涉及整個臟腑功能。所以,上述四經所產生之癥狀,基本上與神經衰弱癥狀相一致。故匡氏認為腎、三焦、肝、膽各經原穴皮膚電阻變化是神經衰弱癥在體表的反應。

  經過治療,隨著病情的好轉,相應病經原穴的電阻逐漸出現不同程度的變化,表現為在治愈及基本治愈患者中(共71例,占88.5%),其病經恢復率髙,分別為94.9%及85.3%;顯著好轉以下者,病經恢復率低,其差異有 極顯著意義。以上說明療效與病經的恢復關系確為密切。匡氏認為原穴電阻的變化,在一定程度上,可反映神經衰弱治療前后病經的變化以及神經衰弱的恢復程度。在目前對于神經官能癥患者缺乏操作簡單、結果正確的客觀指標時,以經絡測定原穴電阻的變化,是值得今后探索的。

  (3)針刺與血漿多巴胺-β-羥化酶(DBH):匡氏觀察了64例功能性及 血管性頭痛患者(均經神經科專人負責,詳細詢問病史,體格及神經系統檢査, 并經腦電圖、腦血流圖,必要時腰穿等檢查,排除了器質性疾病,并在針刺前未 服用過任何藥物者)。針刺取穴:雙合谷或內關,加太陽或風池。手法捻針,進 針后捻轉約1分鐘,強度以患者能忍受為度,留針15分鐘,起針前再捻轉1分鐘。64例患者中,針刺當時呈輕度頭痛者55例,中度者9例。在針刺治療前和起針后15分鐘,分別取靜脈血,測血漿08幵。結果:64例患者中,針刺后頭痛有不同 程度減輕者49例(76.5%)。經針刺面有效的49例中,血漿DBH含量有下降趨勢;在無效者中,有上升趨勢,統計學處理無顯著差異,這可能與病例尚少有關。

  此外,匡氏還對另一組頭痛患者(也是功能性與血管性者),進行當歸液穴位注射治療,觀察血漿DBH的變化。治療方法:取20%當歸注射液行背部俞穴 注射。根據頭痛部位選取俞穴:前頭部取八俞〈第八胸椎旁開1.5寸)、胃俞;顳 部取八俞.膽俞;后頭部取八俞、肝俞、膀胱俞;頭頂部取大椎、八俞、肝侖。刺激方法,以注射針(22號)直刺,進針約1cm,當針刺部位出現酸、脹、麻、 沉等得氣感時,注入20% 當歸液,每穴1.5ml,每次取四穴。均于治療前及治療 后30分鐘取血測血漿08扎治療第一次時的即時效應為:當時有頭痛的36例中, 治療后半小時即有不同程度減輕者22例。同時發現凡頭痛而治療有效 者,治療后血漿DBH含量顯著下降,而治療當時無頭痛者及治療時頭痛而治療 后無效者,血漿DBH變化不顯著。

  匡氏還對30例內傷頭痛,按經絡辨證治療,并研究其療效與血漿DBH活性的關系。30例中,陰虛頭痛12例,肝陽頭痛8例,痰濁頭痛10例。用20%當歸液背部俞穴注射,以22號皮下注射針直刺進針1cm左右,當針刺部位出現酸、 脹、麻、沉等得氣感時注入20^當歸注射液,每穴1.5ml,每次以八俞穴作為主要鎮痛穴,然后辨證論治,選擇不同俞穴相配。在治療前及治療后15分鐘測血漿DBH。即時效應以陰虛頭痛組顯著優于肝陽頭痛和痰濁頭痛組,而肝陽頭痛組與痰濁頭痛組之間的差異不顯著,說明經絡辨證論治對陰虛頭痛的療效較好,肝陽次之,痰濁頭痛最差。治療前除痰濁頭痛組的DBH活性顯著高于肝陽頭痛組外,其余各組間差異不顯著。治療后,除陰虛頭痛組外,其他各組血漿DBH活性下降不顯著。

  DBH是去甲腎上腺素合成過程中的最后一個合成酶;有人認為測定血漿DBH活性,可作為檢查交感神經系統功能的指標。從以上三組實驗來看,不論針刺治療、當歸液注射六位治療,或循經取穴或按辨證論治,凡有效者中,DBH均有下降趨勢及顯著下降。說明針刺穴位或穴位當歸液注射,均能通過交感神經 系統起到調整作用。

  (4)針刺與紅細胞乙酰膽堿酯酶(RBCACHE)及甲皺微循環:針刺治療頭痛的鎮痛效能是否也有外周膽堿能系統參加,眾所周知,乙酰膽堿是在膽堿酯酶的作用下,水解失活,因之有人認為測定RBCACHE可作為反應外周膽堿能系統活動的指標。匡氏測定了針刺治療頭痛時人活性。選頭痛患者(功能性與血管性者)53例。電針方法:電針雙合谷,加太陽、陽白或風池。電 針刺激儀(北航-6型;波型-Ⅰ、間動頻率14次/分、固定頻率F1 = 0,變動頻率 F2=20次/分),刺激15分鐘,并在電針前、中、后,均各捻針(約200次/分)1分鐘,強度均以患者能耐受為度。進針前及刺激后測RBCACHE,同時觀察甲皺微循環變化,以了解電針治療頭痛時,針刺對外周血管的調節作用。結果發現:全組53例中,電針后即時有效者45例(84.9%),無效8例(15.1%)。在電針有效者中,經治療34例RBCACHE活性下降,1例無變化,10例升高;在無效的8例中,RBCACHE有3例下降,5例上升。兩組比較,有效者中RBCACHE下降者居多,無效者中以升髙居多,兩者差異顯著,并且還發現有效者中, 針刺后RBCACHE含量之平均值與電針前比較顯著下降;無效者則顯著升髙。又從甲皺微循環發現,有效者治療后甲皺微循環速度顯著加快。提示外周膽堿能介質參與了針刺鎮痛的調節。

  另外,匡氏還對另一組65例血管性及功能性頭痛進行了耳針治療,觀察其療效與RBCACHE活性的關系,65例中耳針治療時,頭痛發作55例,10例處于頭痛間歇期。耳針治療方法:按頭痛發作期頭痛之部位取雙側相應耳穴外〔如前頭痛取額,顳側痛取太陽,后頭痛取枕),同時均加用枕小神經點,皮質下及神門 穴。以30號針直刺,進針深度為1?2mm,進針后捻轉1次,留針15分鐘。頭痛 間歇期按頭痛時常出現之頭痛部位取穴及配以相應穴位。結果經耳針治療后,當 時頭痛減輕或消失者42例,無效13例。在治療前及治療后即測RBCACHE,發現頭痛發作期55例中,經耳針治療有效者,RBCACHE顯著下降,無效者,則有上升趨勢,但無顯著差異。頭痛間歇期組,經耳針治療,RBCACHE無顯著變化。

  臨床實驗研究表明,凡是針治有效者,均有膽堿能系統及去甲腎上腺能系統 之變化,并伴有微循環變化。說明各種不同類型,不同部位的針刺治療,均可能 通過上述二個系統起著調整經絡功能,從而起到治療作用。


  二、醫案選

  例1:腦外傷后遺癥

  康X X,女,18歲。

  患者因在農村勞動受外傷,昏迷四十五天,搶救后,遺有行走不穩,說話含糊不清,于 1971年2月12日來針灸科就診。神經系統檢査:復視,說話含糊不清、單調、呈爆發樣,別人難以聽懂,四肢肌張力低下,腱反射弱,均以右側顯著,指鼻試驗及跟膝肢試驗不穩率, 也以右側明顯,嚴重醉漢步態,伴強哭強笑。診斷:顱腦外傷后遺癥。患者顱腦外傷之病變是 較廣泛的,在諸后遺的癥狀中,嚴重影響患者生活自理能力的主要矛盾是小腦共濟失調綜合 征。故用五適宜刺激法進行治療。

  處方:華佗夾脊穴,雙側環跳與曲池,

  治療經過:華佗夾脊穴,從第一胸椎下旁開0.5寸,左右交選,每間隔一個棘突取一個穴,至第五腰椎共取穴6?8個,進針時針尖稍向內成30角度,進骨后稍退出進針后大幅度捻轉1?2次,留計,針感要上串至頭,下串至腰棲都。環跳,直肩深肩遇骨后,稍退出1?2mm,大幅度捻轉1~2次,計感串至足,留針,電流頻率,0.5?1次/秒。電極極量:左右上下輪流交選。一個電極在肢體的左側,另一電極則在對側華佗夾脊穴。在華佗夾脊穴的電極由下而上每10分鐘換1次。在環跳或曲池的電極每15分鐘換1次。通電留針時間丨60分鐘。療程:每日或隔日1次,每12次為一療程,休息3?5天后,可重 復。在采用本法治療3次后,患者能站穩1分鐘,一個療程后,能較長時間站立,較前行走穩而快,說話能被人聽懂。

  注意事項:①通電后必須將電流調整到一定強度使肢體的肌肉有明顯的收縮活動,如小腦體證左右不對稱(一般對稱),癥狀重的一側可通電時間長些。注意針勿脫出(由于肌肉 收縮,易使針脫出),所以每次換電極時都要注意將各針重新刺入至原來深度,并且將大幅度捻轉1?2次。②功能鍛煉不可忽視,需1?2小時,鍛煉項目有:學站、行走、下鱒 動作、指鼻動作及快速重復輪替動作等。由簡而難,順序增加運動量。

  【按】小腦共濟失調綜合征的治療,匡氏體會用五適宜刺法中的低頻電集中刺激穴位法加上功能鍛煉,療效較佳。 -

  例2 :眩暈(原發性高血壓)

  高X X,女,43歲。

  患者因半年來經常頭痛、頭暈、心悸,來本院門診,經內科及神經科檢查,診斷為原發 性高血壓,曾服用中西醫降壓藥,但血壓下降不顯著,并經全休一周后仍未降至正常范圍,血壓經常波動在170?140/140?100mmHg。

  處方:調壓點(線)。

  治療經過:病人取坐位,側面向醫務人員,頭向正前方向水平注視。調壓點(線)位于 耳垂水平線后,胸鎖乳突肌前1/3與中1/3交界處,并自此至該肌之前、中1/3交界線以下0.5? 3cm之內,均為調壓點之進針點,直刺進針,遇骨后稍退出。進針深度:成人一般2?3 cm。 

  手法:小幅度輕捻轉2?3次,以后根據血壓下降情況每隔5?15分鐘再小幅度輕捻轉 2?3次,留針1?2小時后起針,起針時輕輕捻轉退出。計感:必須使之放射至同側頭 部,伴隨頭部清涼感。針刺后:20分鐘血壓124/96mmHg;30分鐘血壓130/92 mmHg;45分鐘血壓128/88mmHg;2小時血壓112/84mmHg。同時,患者感覺頭腦“清楚”舒適。隨訪觀察:患者共針刺治療4次,于第一次針刺后感到癥狀顯著減輕,于次日就恢復全日工作,并停止一切降壓藥物,雖工作十分緊張,但癥狀卻逐漸消失,血壓一直在正常范圍。一月后門診隨訪,血壓130/90mmHg。半年后隨訪,血壓仍然正常,從未波動,主觀感覺良好。

  【按】以本法治療了高血壓患者30例。按米氏分類法,根據病程分級Ⅰa 1例,Ⅰb級4 例,Ⅱa級9例,Ⅱb級15例;Ⅲb級1例。以Ⅱ級者最多,計24例(80%)。從針刺前后血壓 對比來看,針刺后有14例血壓下降至正常標準,3例達顯效標準,7例下降至有 效標準,而達到有效標準以上者共24例。以達到正常標準的14例來看,主要為Ⅰa級 至Ⅱa,級患者。更值得注意的是Ⅰa至Ⅱa級共15例,其中就有11例下降至正常標準。另外從下降時間觀察,血壓下降均可在針刺后短時間內出現。除用“調壓點”為主的五適宜刺法可視血 壓下降幅度,選用內關穴。(陳佑邦、鄧良月 整理)

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北京快乐8怎么提现不了 英超冠军 国际娱乐棋牌真人游戏 西部数据股票价格 富贵乐园手机版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在 韩国快乐8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11选5怎么兑换奖金 网赚是什么意思 幸运飞艇345678打法图片